西南证券(600369.CN)

遭深交所公开谴责 未名医药缘何“狼烟四起”

时间:20-06-09 07:17    来源:和讯

作者: 安卓

[ 因控股股东长期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以及信息披露不准确等原因,未名医药(002581,股吧)及相关当事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

[ 目前,其旗下重要的子公司未名天源处于停产搬迁状态;参股子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控股股东涉及多起经济纠纷诉讼案件,流动性困难,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部分还被司法拍卖。 ]

进入“最牛疫苗股”行列的未名医药(002581.SZ),年初以来涨幅已达2.51倍,要不是最近两个交易日的连续跌停,其涨幅将会超过3.5倍。

未名医药是一家生物医药企业,重点发展神经生长因子系列产品、细胞因子药物和多肽药物,成立于2000年,2011年5月20日上市,控股股东为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未名集团”),实际控制人为罗德顺、潘爱华、杨晓敏、赵芙蓉。

未名医药旗下的主要产品为注射用鼠神经生长因子——恩经复,2016年年报显示,恩经复的毛利率高达94%。

近日,因控股股东长期资金占用、关联交易未及时披露以及信息披露不准确等原因,未名医药及相关当事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处分。

事实上,在公开谴责的背后,未名医药所面临的问题不仅仅如此。目前,其旗下重要的子公司未名天源处于停产搬迁状态;参股子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控股股东涉及多起经济纠纷诉讼案件,流动性困难,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部分还被司法拍卖。

与合作方撕了两年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疫苗概念股”受市场影响大幅上涨,未名医药就是其中之一,尤其是5月11日以来,未名医药股价在五个交易日中录得4个涨停板,累计涨幅超过52%,股价创出近四年半以来新高。

连续异动缘于两家“科兴”公司:一家是新冠疫苗的研制单位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一家是在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得受理的科兴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5月17日晚间,未名医药公告称,这两家公司与未名医药没有股权关系。

不过,倒是有一家“科兴”公司与未名医药有关联,但这种关联却成为最大的痛。

2001年3月26日,未名集团通过旗下控股子公司与唐山怡安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新加坡华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设立之初,未名集团为控股股东,持股51%,但此后,又引入了其他战略投资者,以及为支持北京科兴上市而成立的持股平台。

几经变更演化之后,北京科兴成为两个股东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资方股东为未名医药,占股26.91%,外资方股东为科兴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占股73.09%,科兴控股(香港)是美国上市公司科兴控股的全资子公司。

2016年,科兴控股开始筹备通过私有化的方式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寻求时机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由于北京科兴是科兴控股唯一的主要生产运营实体,因此,中外双方股东对北京科兴控制权的争夺成为纠纷的核心。

据未名医药披露,在科兴控股私有化项目之后,中资方与科兴控股股东之一尹卫东(北京科兴原总经理)组建的买方团形成了竞争关系,而尹卫东至今一直实际掌控着北京科兴的日常经营管理以及财务资料和数据。

因私有化项目引发矛盾之后,自2017年7月开始,北京科兴方面对未名生物要求提供北京科兴相关财务数据和资料以及聘请审计机构进场审计事宜拒绝予以配合。由此,未名生物对北京科兴的投资收益无法确认。

当然,科兴控股则是另一番说辞,据媒体报道,当年双方还上演了一出“全武行”。

总之,因为这个事情,未名医药的财务报表在2017-2018年连续两年被出具非标意见的审计报告,而2019年年报直到如今也没有披露,未名医药的理由是受疫情影响,审计人员无法入场。

另外,在2017年还发生了一件事,即全资子公司山东未名天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未名天源”)受政府规划影响而停产,2018年5月8日起,未名天源正式停产并搬迁,直到2019年6月,未名天源仍未复产。

无论北京科兴,抑或未名天源,都是未名医药的很重要子公司,受其影响,2018年未名医药的归母净利润大幅下滑,从2017年的盈利3.88亿元下滑至亏损9600万元。

2020年一季报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为亏损6471.85万元,同比下降385.98%。

控股方一团乱麻

与此同时,未名医药的控股方未名集团也是一团乱麻,目前涉及多起经济纠纷诉讼案件,流动性困难。

6月3日,深交所对未名医药及相关当事人给予公开谴责,所基于的主要缘由正是未名集团对未名医药长期、大量的资金占用。

深交所查明,未名医药及相关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行为:一是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019年12月31日,未名医药披露公告称,控股股东未名集团于2017年12月至2019年6月期间累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9.22亿元,截至目前,资金占用余额仍有5.07亿元,利息为5435.67万元。

二是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2019年12月31日,未名医药披露未名集团以其所持有的4项药品技术和吉林未名100%股权抵偿未名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及利息合计5.61亿元,这种以资抵债事项构成关联交易,但未名医药却未提前披露。

三是信息披露不准确,2020年1月18日,未名医药披露《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公告》,称未名集团用于抵债的吉林未名100%股权的账面净资产为18.13亿元,而未名医药在2020年2月20日披露的关注函回复公告中对吉林未名净资产进行修正,修正后的净资产为1149.34万元,两者之间差异巨大,存在信息披露不准确的情形。据此,深交所对未名医药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未名医药控股股东未名集团、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潘爱华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未名医药总经理丁学国、财务总监赖闻博、时任财务总监方言、董事会秘书王立君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另外,未名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深圳三道持有的未名医药100%股权依旧在被轮候冻结中,系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行合同纠纷一案,被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所致。

未名集团所持的上市公司流通股231.86万股于2020年5月27日至2020年5月28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京东拍卖上公开拍卖。

根据《网络竞价成交确认书》,经过61次出价记录,一位名为史晓雯的竞买人以成交价5175.70万元拍得这部分股权,但拍卖标的最终成交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法院裁定为准。

不仅如此,近日,西南证券(600369)(600369,股吧)公告称,其作为“西南证券鹏瑞3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的管理人,已于2020年1月15日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申请拍卖、变卖未名集团持有的未名医药股票5720.40万股。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